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恩雅

 
 
 

日志

 
 

今天,我移走烟灰缸  

2011-05-31 20:29:2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移走烟灰缸 - 恩雅 - 恩雅
                                         

          今天是世界无烟日,终于下了决心,将夫的烟灰缸从阳台移走。

          夫有烟瘾,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吸烟,吸烟的动作先于洗脸刷牙吃早餐,临睡前也必会燃上一支。最初的时候想在哪抽就在哪抽,瘾来了随手即可,叼着香烟满屋游走,直到烟丝散尽,后来限在客厅。前几年我将他的吸烟区控制在阳台,一张圆桌一个休闲椅一个精美的烟灰缸,每天他都会在这里做神仙,袅袅烟雾四起,一张报纸一杯茶,遇上好天气还可以看朝日斜阳,看花园里的桃花梨花玉兰花石榴花伴着鸟语在四季变换。到家里来的客人都羡慕他有这么精致的吸烟区。

           每在这时,我却苦笑无语。

          夫的烟史要追溯到大学,那时校园里的莘莘学子只要衔上香烟一支,似乎就意味着成熟深沉,会吸引更多女生的目光。我也喜欢他抽烟的样子,喜欢他衣衫上香烟的味道,有时还从生活费里拿出零花钱偶尔为他买上几包“希尔顿”作为礼物送他,从此他的烟瘾在我的纵容里越演越烈,然而对身体的摧残也日复一日。近几年每到年底都会患一回支气管炎,病因都是呼吸道感染扁桃腺,每次高烧不止。有一回我陪他去医院挂盐水,那位慈祥的老太太望望我,半晌,边开着处方边严肃地说:“他的病你也有责任,要控制他少抽烟啊,不然以后发展成慢性支气管炎就讨厌了。”医生声音不高,与我却如雷贯耳,象匕首一样刺进我的心里,从未有过的失败感油然而生。

          其实,自从结婚后孩子的出世到渐渐成长,我已慢慢反感夫抽烟了,除了认识到抽烟与人与己带来身体上的祸患外,也感到种种抽烟的不雅,更认识到“无烟”已成为社会文明的标志,再也不以男士身上的烟味来作为吸引力的象征,反而敬而远之。若是儒雅人士,擦身而过时淡淡香水拂怀,倒是无端徒生好感。曾有一位异性朋友,品位非凡,很久不见几乎忘了他的容颜,却依稀记得他转身之际身上时有时无的芬芳,带着国际气味的迷人芳香。对于男士,我想优雅博学的谈吐和洁净的生活方式都是体现自身高尚情操的见证,远是大众场所叼着香烟行走或出租车上等众多区域无所顾忌的吞云吐雾的人不能比拟的了!

          曾经几次劝夫戒烟,劝他实在不行就先戒掉一早一晚的那两支,都被他以“需要”的名义搁浅。前日得知电台著名主持人张培患肺癌离世,蓦然惊蹙,一阵揪心,潜意识默默给夫捎去一则短信。今天是世界无烟日,医生的话重又回响在我耳际,真正的关怀或许并不是姑息和迁就。整个申城正轰轰烈烈在创建文明城区,为了让身体环保,让家庭环保,让世界环保,我悄悄移走了阳台上的烟灰缸。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