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恩雅

 
 
 

日志

 
 

母亲的心  

2014-04-16 21:39:3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心 - 恩雅 - 恩雅

 

       女儿停住急忙下楼的脚步,扶着楼梯回头问我:“妈妈,我的止咳糖浆呢?”“我已经帮你放进行李箱了。”我将头伸出大门外连忙回答她。

       夜幕已经降临,女儿平时返校总在午后或黄昏,今天实在太晚,竹林里的鸟儿都已睡去,还有一个小时学校宿舍就要点名了,路上还要行驶三刻钟,时间很紧,先生启动汽车在等,今天由他送女儿回学校。

       女儿咳嗽不止,上个周日返校时开始感冒发烧,一个星期过去,烧退了咳嗽仍然不止,双休在家喝了两天我给她炖的冰糖雪梨,药还是不能停吃。女儿临行前说的就是这咳嗽药。

        川贝枇杷膏!我忽然记起放进行李箱时已依稀见底,或许最多只够喝两顿的了,两顿是一定不会痊愈的!

        我急急转身回屋,用最快速度跑进房间,在放满各种备用药品的柜子里找到另外一瓶川贝,火速追身下楼赶上女儿,塞在了她的手里。

        女儿接过药瓶,眼神和微笑里满是感激!

        就是这夜幕中感激的眼神啊,让我摹的想起了我的母亲,想起我与她的愧对!

        春节回老家,临行返沪时母亲送来一大块酱肉,这肉是她得知我将回家过年,提前早早买了上乘的黑猪肉、早早亲手为我酱制的。慢慢装进我的行李箱时,母亲告诉我这肉她是在哪儿买的、放的是什么样的好酱油、又晒了几个太阳、怎样在太阳里隔日翻转。。。。。。

          然而这块母亲精心制作的酱肉,被我带到上海之后,送给了别人!

         后来,母亲曾来电问我酱肉的味道是否合口,再次叮嘱我吃前要先浸浸、后洗洗。母亲的声音万般关切,字字句句穿过我的耳膜,心如刀割。

         我俨然看到母亲在太阳下呵护那块酱肉时的情情景景,再也无法抵御良心的谴责和愧疚,不停地咒诅自己!

         我曾经试图用一样别的礼物找个借口向朋友去换回那块酱肉,曾经每次到超市看到柜台上排列整齐的各类腌制食品,触目之时就会立刻隐隐难安和隐痛,我曾无数次数落自己,就像刚嫁给徐志摩时的陆小曼,任意挥霍家乡亲人送到她案头的各类好饼。。。。。。

          我终难以为了一块肉去向朋友开那个口。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在对母亲深深的自责中,日复一日幻想那块酱肉的美味。


          今天的女儿只有16岁,却能够立刻明确我追赶送药的一点点用心,而我,人到中年却对母亲做了这样一件永不能弥补的昧心事!

           唉,同样是女儿,同样是一颗母亲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