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恩雅

 
 
 

日志

 
 

一切与爱情无关  

2015-02-28 11:10:1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了一个星期,赶紧读完英国作家萨默塞特.毛姆的《面纱》,聊补整整一个寒假没有读书的空虚和责悔。
               
              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以神秘东方背景为卖点的爱情故事,一对互不了解却匆匆结合的夫妇,军阀混战时期一个霍乱横行的中国南方小城,异国他乡,生与死的考验,绝望中的互相理解与抚慰,爱情的温暖战胜死亡的寒冷。。。。。初读毛姆,为之探索人性内在的犀利惊叹。 

       毛姆还是毛姆,尽管开头紧张的偷情场面让我感觉陌生,其后仍旧找到了那清平的智慧,机智的幽默,和温暖带笑的讽刺。原来爱情不是主题,爱情仍然是那种不受理性控制的恼人的热情、膨胀的欲望、不可名状的冲动,引领人走向背叛、耻辱、疯狂和毁灭。只是,这一次它毁灭的不是陷入婚外恋中不能自拔的凯蒂,而是被仇恨占据身心的瓦特尔.费恩。 
       我的脑海中总是抹不去瓦特尔死前在那间阴暗的屋子里的画面,脸颊凹陷的他瞪大了眼睛,神志昏乱,口中却异常清晰地念出那句:“死的却是狗。”作为留给自己和妻子的最后一句话。湄潭府是他为自己和凯蒂设的监狱,一个可怕的流放地,流放他不忠的妻子,和愤怒的心。高尚的工作救不了他,死亡的威胁解脱不了他,与世隔绝的环境安慰不了他。我不明白瓦特尔,如果说凯蒂爱上唐生这样肤浅浮华的男人是因为她本来是个浅薄虚荣的女人,那么瓦特尔,如此深沉、内敛、机智的瓦特尔,又是为什么爱上了这个浅薄虚荣的女人,且最终被自己的爱给吞噬了?在毛姆的笔下,爱情是种骇人的东西,我再次想起了那个为米德尔丽德折磨许久的菲利浦,想起了为爱情迷乱生活的零零种种。 
      而凯蒂最终获得了自由,因为她在湄潭府这个与世隔绝的死亡之地唤回了深埋的纯真,摒却了心中的浮华,并且,看清了自己的肤浅和无足轻重,明白了对唐生的爱多么愚蠢,获得了毛姆的主角所通常具备的那种洞穿事实的敏锐、冷静自省的智慧和心无挂碍的自由。毛姆写的是一个女人如何从所谓的爱情中走出来,慢慢揭开人生华丽的面纱,看尽苍凉,接近真相,寻找解脱和安宁的故事。 
    只是我也不能完全明白凯蒂,她最终都没有爱上瓦特尔,尽管已经懂得欣赏他丰富的内涵和深沉的爱。在他死前她在他耳边请求宽宥的姿态像个圣人,我知道她没有错,不爱瓦特尔不是她的错,而她已经为自己的背叛付出了足够的代价,瓦特尔的死不是因为她,是因为他自己走不出那座为自己搭建的牢狱,爱与恨的牢狱。
         但我仍然耿耿于怀,如果最后流着泪和凯蒂拥抱的不是她的父亲,而是瓦特尔多好。捧着书,随着眼中移动的文字幻想毛姆要是能够让瓦特尔活过来多好,我总天真的希望每一个故事都能以美好完满结局 ,就像人生。。。。。。。也许这才是毛姆,他让瓦特尔带着恨长眠地下,让唐生继续做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助理布政司,让凯蒂带着腹中没有父亲的孩子和老父远走他乡。 
         
        结束最后一页的阅读,合书闭眼躺在床上,凯蒂的影子依然在脑海萦绕,这是一个值得我学习的女性。 

   生活在继续,最后的一切都和爱情无关。 

                        一切与爱情无关 - 恩雅 - 恩雅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1874年1月25日-1965年12月16日),英国著名小说家、剧作家、散文家。毛姆生于律师家庭,父母早死,由伯父接回英国抚养,原来学医,后转而致力写作。他的作品常以冷静、客观乃至挑剔的态度审视人生,基调超然,带讽刺和怜悯意味,在国内外拥有大量读者。著名的有戏剧《圈子》,长篇小说《人生的枷锁》、《月亮和六便士》,短篇小说集《叶的震颤》、《阿金》等,《人性的枷锁》是其毕业生心血巨著,也为他奠定了伟大小说家的不朽的地位。1965年12月16日在法国病逝,享年91岁。


威廉·萨默赛特·毛姆威廉·萨默赛特·毛姆威廉·萨默赛特·毛姆,1874年1月25日生于巴黎的英国大使馆,中学毕业后在德国海德堡大学肄业。

1892年,开始在伦敦学医,并取得外科医师资格。后来因为染上肺疾而前往法国南方里维艾拉疗养,开始阅读法国作家的作品。

1897年,医科毕业后毛姆成为妇产科医生,并以自己在贫民区为产妇接生时的经验创作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兰贝斯的丽莎>(LizaofLambeth)。此后毛姆弃医从文,开始写作。

1903-1933年,他创作了近30部剧本,深受观众欢迎。

1908年,伦敦有4家剧院同时演出他的4部剧作,在英国形成空前盛况。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毛姆先在比利时火线救护伤员,后入英国情报部门工作,到过瑞士、俄国和远东等地。这段经历为他后来写作间谍小说<埃申登>提供了素材。

战后他重游远东和南太平洋诸岛;1920年到过中国,写了一卷《中国见闻录》。

1928年毛姆定居在地中海之滨的里维埃拉,直至1940年纳粹入侵时,才仓促离去。

1946年,毛姆回到法国里维埃拉。

1948年写最后一部小说<卡塔丽娜>。此后,仅限于写作回忆录和文艺评论,同时对自己的旧作进行整理。

1952年,牛津大学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

1954年,英王授予他“荣誉侍从”的称号。

1961年,他的母校,德国海德堡大学,授予他名誉校董称号。

1965年12月16日在法国病逝,享年91岁。骨灰安葬在坎特伯雷皇家公学内。死后,美国著名的耶鲁大学建立了档案馆以资纪念。

青年时代

折叠

威廉·萨默赛特·毛姆,父亲是律师,当时在英国驻法使馆供职。小毛姆不满十岁,父母就先后去世,他被送回英国由伯父抚养。毛姆进坎特伯雷皇家公学之后,由于身材矮小,且严重口吃,经常受到大孩子的欺凌和折磨,有时还遭到冬烘学究的无端羞辱。孤寂凄清的童年生活,在他稚嫩的心灵上投下了痛苦的阴影,养成他孤僻、敏感、内向的性格。幼年的经历对他的世界观和文学创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1892年初,他去德国海德堡大学学习了一年。在那儿,他接触到德国哲学史家昆诺·费希尔的哲学思想和以易卜生为代表的新戏剧潮流。同年返回英国,在伦敦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当了六个星期的练习生,随后即进伦敦圣托马斯医学院学医。为期五年的习医生涯,不仅使他有机会了解到底层人民的生活状况,而且使他学会用解剖刀一样冷峻、犀利的目光来剖视人生和社会。他的第一部小说《兰贝斯的丽莎》,即根据他作为见习医生在贫民区为产妇接生时的见闻用自然主义手法写成。

从戏剧到小说折叠

从1897年起,毛姆弃医专事文学创作。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写了若干部小说,但是,用毛姆自己的话来说,其中没有一部能够“使泰晤士河起火”。1902年他转向戏剧创作,获得成功,成了红极一时的剧作家,1908年,伦敦舞台竟同时上演他的四个剧本:《佛烈德里克夫人》、《杰克·斯特劳》、《杜特太太》和《探险家》,其中《弗雷德里克夫人》连续上演达一年之久。这种空前的盛况,据说只有著名剧作家萧伯纳才能与之比肩。他的作品都是喜剧,受奥斯卡·王尔德的影响较深,主题大多为家庭、爱情、婚姻中的波折,描绘出当代上流社会的世态风尚,流露他对社会道德的怀疑态度,笔触辛辣含蓄,讽刺多于幽默。佳作包括《希望之乡》(1913)、《卡洛琳》(1916)、《我们的前辈》(1917)、《家庭与美人》及《圈子》(1921)。

但是辛酸的往事,梦魇似地郁积在他心头,不让他有片刻的安宁,越来越强烈地要求他去表现,去创作。他决定暂时中断戏剧创作,用两年时间潜心写作酝酿已久的小说《人生的枷锁》。这本书带有自传成分。它写一个青年卡莱受到不合理的教育制度的摧残和宗教思想的束缚,以及在爱情上遭到的打击。但批评家们认为它写得并不成功,其中的自我分析也不如别的作品中的冷静观察深刻。

第一次大战期间,毛姆先在比利时火线救护伤员,后入英国情报部门工作,在日内瓦收集敌情;后又出使俄国,劝阻俄国退出战争,与临时政府首脑克伦斯基有过接触。回国述职时,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这一段间谍与密使的生活,后来写进了间谍小说《艾兴顿》(1928)中。1916年,毛姆去南太平洋旅行,此后多次到远东。1920年到中国,写了游记《在中国的屏风上》(1922),并以中国为背景写了一部长篇小说《面纱》(1925)。以后又去拉丁美洲与印度。他的不少作品有浓郁的异国情调,这也是它们能吸引读者的一个原因。

1919年,毛姆著名的长篇小说《月亮和六便士》问世,描写一个英国画家(以法国印象派画家保罗·高庚为原型)来到南太平洋中的塔希提岛,与土著人共同过纯朴原始的生活,创作了不少名画。这部小说表现的是天才、个性与物质文明以及现代婚姻、家庭生活之间的矛盾。

创作高峰年代折叠

1928年毛姆定居在地中海之滨的里维埃拉,直至1940年纳粹入侵时,才仓促离去。 两次大战的间隙期间,是毛姆创作精力最旺盛的时期。二十年代及三十年代初期,他写了一系列揭露上流社会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道德堕落的剧本,如《周而复始》、《比我们高贵的人们》和《坚贞的妻子》等。这三个剧本被公认为毛姆剧作中的佳品。后来还写了《香笺泪》(1927)、《神圣的火焰》(1929)、《养家活口的人》(1931)以及表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幻想破灭的《为国效劳》(1932),1933年完稿的《谢佩》上演失败,从此不再写剧本。毛姆的戏剧作品,情节紧凑而曲折,冲突激烈而合乎情理;所写人物,着墨不多而形象鲜明突出;对话生动自然,幽默俏皮,使人感到清新有力。但总的来说,内容和人物刻画的深度,及不上他的长、短篇小说,虽然他的小说作品也算不上深刻。这一时期的重要小说有:刻画当时文坛上可笑可鄙的现象的《寻欢作乐》(又名《大吃大喝》出版。它写了两个作家(分别以哈代和休·华尔浦尔为原型),反映了当时文坛的面貌。其中酒吧间女侍罗西,是毛姆笔下最为丰满的女性形象) ;以及以大英帝国东方殖民地为背景、充满异国情调的短篇集《叶之震颤》(1921)、《卡苏里纳树》(1926)与《阿金》(1933)等。英国著名批评家西里尔·科诺利对这些作品评价很高,认为它们第一次如实地刻划出在海外的英国人,如法官、种植园主、行政长官等人的真实形象,他们或是懦夫,或是势利之徒,或是谋杀犯,或是诈骗犯,而不是肩负崇高使命的上等人。短篇小说在毛姆的创作活动中占有重要位置。他的短篇小说风格接近莫泊桑,结构严谨,起承转落自然,语言简洁,叙述娓娓动听。作家竭力避免在作品中发表议论,而是通过巧妙的艺术处理,让人物在情节展开过程中显示其内在的性格。

暮年荣耀时光折叠

毛姆第二次大战期间,毛姆到了美国,在南卡罗来纳、纽约和罗德岛等地呆了六年。1944年发表长篇小说《刀锋》。在这部作品里,作家试图通过一个青年人探求人生哲理的故事,揭示精神与实利主义之间的矛盾冲突。小说出版后,反响强烈,特别受到当时置身于战火的英、美现役军人的欢迎。

1946年,毛姆回到法国里维埃拉。1948年写最后一部小说《卡塔丽娜》,以16世纪西班牙为背景。此后,仅限于写作回忆录和文艺评论,如《总结》(1938)、《作家笔记》(1949)、《流浪者的心情》(1952)、《观点》(1958)、《回顾》(1962)等 ,同时对自己的旧作进行整理。

晚年生活折叠编辑本段

毛姆威廉·萨默赛特·毛姆威廉·萨默赛特·毛姆晚年享有很高的声誉,英国牛津大学和法国图鲁兹大学分别授予他颇为显赫的“荣誉团骑士“称号。1954年,英国女王授予“荣誉侍从”的称号,成为皇家文学会的会员。同年1月25日,英国著名的嘉里克文学俱乐部特地设宴庆贺他的八十寿辰;在英国文学史上受到这种礼遇的,只有狄更斯、萨克雷、特罗洛普三位作家。1959年,毛姆作了最后一次远东之行。1961年,他的母校,德国海德堡大学,授予他名誉校董称号。1965年12月15日,毛姆在法国里维埃拉去世,享年91岁。骨灰安葬在坎特伯雷皇家公学内。死后,美国著名的耶鲁大学建立了档案馆以资纪念。


折叠

父母折叠

父亲:劳伯特·奥蒙得·毛姆,律师,生前在英国驻法使馆供职。在毛姆10岁时去世,给毛姆一笔每年300镑的遗产。

母亲:在毛姆八岁时去世,悲伤的毛姆遂把她的一幅相片保留在床边直到自己逝世。

婚姻折叠

1915年,毛姆与慈善家托马斯·巴尔那多博士的女儿茜瑞·威尔卡姆生下一个女儿。茜瑞当时是个有夫之妇,但她次年与丈夫亨利威尔卡姆离婚,并与毛姆结婚。但是婚后,毛姆大部分时间与同性情人哈克斯顿生活在一起。1927年,茜瑞与毛姆离婚。茜瑞后来在自己的室内设计事业中取得了相当的成功。

同性恋折叠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40岁的毛姆加入了法国的红十字急救团。在西线服役时,他遇到了22岁的美国人吉拉尔德·哈克斯顿。哈克斯顿外向活泼、精力充沛,与由于口吃而不善交际的毛姆恰成互补。毛姆遂雇哈克斯顿为自己的私人秘书,两人的伴侣关系一直保持到哈克斯顿1944年去世。

由于奥斯卡·王尔德事件对英国文化界的冲击和警示,毛姆对“同性恋”这个字眼采取了明智的回避态度。在毛姆的作品中,很难找到与此有关的内容,甚至在毛姆的生活中,也只有少数较亲近的朋友知道毛姆的同性恋情。

长篇小说

折叠

《月亮和六便士》(1919)

《人间的枷锁》(1915)

《寻欢作乐》

《面纱》ThePaintedVeil(1925)

《大吃大喝》(1930)

《刀锋》(1944)等。

短篇小说折叠

100多篇,有小说集《叶的震颤》(1921)、《卡美里纳树》(1926)、《阿金》(1933)等。

人物思想折叠

毛姆本人常因写作非经世致用的文字而被评论家们贬入二三流,他对受到“全然罔顾时代背景和社会状况”诟病的契诃夫自是惺惺相惜,“作家的职责就是叙述事实然后全部交给读者,让他们去定夺该如何处置”,而不应鼓动艺术家去解决问题。毛姆在此厘定了作家与社会改革家或公共知识分子的界限,反对将小说当作“布道的讲坛”,因为好的小说自己就能说话,不需要别人添油加醋或者标举意义,就如契诃夫“超脱个人悲喜”地描写生活,却让人“强烈感觉到人们的残忍和无知,穷人的赤贫及堕落还有富人的冷漠和自私,这一切都不可避免地指向一场暴力革命”。

而对于那些想要了解当下最迫切现实问题的读者,毛姆建议他们不要读小说而是读专业著作,他也提醒想要理解客观世界的读者,最好别去看那些独树一帜的作家,而去读那些平庸的作家,因为才气越大个性越强的作家,他的人生图画就越是光怪陆离,而平庸作家正因其平庸反而能把周围环境描写得更忠实。而龚古尔兄弟、儒勒·勒纳尔、保罗·莱奥托受到毛姆这般推崇(《三位日记体作家》),未必好受。但毛姆把他们定位为“日记体作家”是正确的,因为他们无论写什么,都无可救药地“以自我为中心”,他们的有限视角和自鸣得意反而成就了他们编年史作家的地位。

人物影响折叠

威廉·萨默赛特·毛姆,英国现代著名作家,一八九七年以描绘伦敦贫民区生活的小说《兰贝斯的丽莎》开始其漫长的创作生涯。他一生著作甚多,除诗歌以外的各个文学领域,都有所涉及,有所建树。他共写了长篇小说二十部,短篇小说一百多篇,剧本三十个,此外尚著有游记、回忆录、文艺评论多种。他的作品,特别是他的长、短篇小说,文笔质朴,脉络清晰,人物性格鲜明,情节跌宕有致,在各个阶层中都拥有相当数量的读者群。他的作品被译成各国文字,不少小说还被搬上银幕。他是二十世纪上半叶最受人欢迎的小说家之一。


毛姆在《世界十大小说家及其代表作》一书中将以下书本列名为世界十大文学名著:

《战争与和平》(托尔斯泰, 1865年到1869年)

《高老头》 (巴尔扎克1835年)

《汤姆·琼斯》(亨利·菲尔丁, 1749年)

《傲慢与偏见》(珍·奥斯汀, 1813年)

《红与黑》(斯汤达尔, 1830年)

《咆哮山庄》(艾蜜莉·勃朗特, 1847年)

《包法利夫人》(福楼拜, 1856年)

《大卫·科波菲尔》(查尔斯·狄更斯, 1849年至1850年)

《卡拉马佐夫兄弟》(陀思妥耶夫斯基, 1880年)

《白鲸记》(赫尔曼·梅尔维尔, 1851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70)|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